第2章 带着项羽去赌场

“有人来了,我先躲回古玉里面,还有,你千万要记住保守我们之间的秘密,若让外人知道了,难免会给你惹来杀身之祸!”

项羽说完身子一转,挺拔的身躯立即化作一道蓝色的光芒,直接没入了地上的古玉当中。

刘芒弯腰捡起地上的古玉,就在他刚站直身体的时候,忽然迎面出现了四名精壮大汉,这几名汉子都统一穿着黑色紧身衣,脸上挂着不屑的笑容,目光齐齐的盯着刘芒。

“刘少爷,几天没见而已,没想到你居然像变了个样啊,一身名牌西装都发臭了,连脸上的胡渣子都没刮,你这个样子,好像跟外面的流浪汉没什么区别吧?”

其中一名壮汉走到刘芒跟前,他右手轻轻拍了几下刘芒的脸,然后低头盯着刘芒身后的悬崖,笑道:“怎么?你该不会是想寻死吧?别忘了,你们刘家还欠我们老板三百万呢,如果你今天不把这笔钱还清了,就算你不想死,我们也会让你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!”

面对壮汉狠声厉色的言语,刘芒还没来得及回答,只听见古玉忽然传出似有若无的声音:“别冲动,先拖延下时间,这件事我们会有办法解决的!”

听到项羽的话,刘芒立即将心头冒起的怒火压了回去,这声音也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,所以刘芒根本不担心这帮汉子会猜到自己的心思。

“我只不过是来这里散步而已,回去告诉你们老板,我刘家欠他的钱,我会在三天内全数还给他,一个子也绝不会少!”

那名汉子闻言冷哼一声,伸手指着刘芒的鼻子,低声喝道:“你记住你说过的话,如果三天内你不把钱还清,或者你敢试图逃跑的话,到时候别怪我们兄弟心狠,我们会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!”

说完,这名汉子朝身后的几名伙伴招了招手,几人留下一道狠毒的目光后,便转身朝着山下走去。

面对这紧逼着自己的巨额债务,刘芒忽然感到几分沮丧,要知道这些债主都是父亲曾经的生意伙伴,从前他们没少奉承过自己,可是当他们得知自己父母逝世,而且还被京都刘家所打压,便一而再再而三的落井下石,最终才迫使他演变出向慕容雪求婚的那一幕。

慕容雪不但是炎黄大学的三大校花之一,而且还是一名身份显赫的红三代,她父亲慕容国涛是莲花市的武警上校,而她的爷爷更是京都某军区的一名中将,如此身份显赫的一个大家族,虽然在莲花市内十分低调,但稻草又岂能掩盖珍珠的光芒呢?

正因为刘芒想报仇雪恨,所以他不得不死缠烂打的追求慕容雪,可慕容雪又是何其的聪明,她不但揭穿了他的阴谋,而且还当众将他羞辱一番,让他原本就已经支离破碎的心,再一次受到碾磨,直至粉碎。

“别想太多了,该过去的就别再惦记,既然他们都瞧不起你,那你就更值得努力,用事实的力量,狠狠的扇他们耳光,这才是一种最有力的无形反击!”

项羽的声音再次响起,他的话让刘芒忽然有些疑惑了起来,要知道项羽过去可是公认的冲动之人,可现在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深思熟虑?难道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,使得这名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转变了性格吗?

或许是听到刘芒的心声,项羽有些苦笑的说道:“都快两千年的时间了,在这么遥远的岁月里,我不但接受了失败的事实,更悟出了失败的原因,若是当初我能深思熟虑一些,那么今日的历史上就不会有自刎乌江这一幕了!”

刘芒笑了笑,他并没反驳项羽的话,而是无奈的问道:“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三天的时间内找三百万,这对于我过去来说或许不难,但对于我现在这种情况,就算把我所有的器官都卖掉,也换不来这笔数目!”

项羽说道:“我说你这脑子怎么那么不灵活啊,你重瞳不是拥有透视的力量吗?为什么不利用这种力量,去赌场里面好好转一转呢?”

“我靠,你到底是不是古代人啊,怎么连赌场这么现代化的名字都知道?”刘芒听到项羽的建议以后,心里忽然有些明亮了起来,而且还难得的开起了玩笑。

项羽笑了笑道:“只要你带着这块古玉,那么你所看到的东西,我也能看到,这么多年以来,我早就摸清你们这个朝代了,就连你在什么女人的肚皮上疯狂过,我都能记得一清二楚!”

“你……你不会开玩笑吧?那我的清白,我的r体,不就全都让你……”

刘芒正准备迈步走向山下,可当他听到项羽的话以后,差点没仓促掉下山崖,瞪大双眸的盯着胸前的古玉,心里有种说不出口的憋屈。

……

来到早已熟知的地下赌场门前,刘芒的心情可谓复杂之极,虽然他得知自己拥有透视的能力,但这毕竟是赌场,而且自己身上也仅剩下最后的两百块钱,如果这一次不能翻身做主的话,那么他就算不去寻短见,也会被活活的饿死街头。

“羽哥,你确定我们真的要进去吗?”刘芒有些意志不定的问道。

项羽怒骂一声:“我靠,你丫怎么废话那么多,赶紧给我滚进去!”

听到项羽的话,刘芒更疑惑这家伙到底是不是西楚霸王项羽了。

尼玛,书上不是说古代人都文绉绉的吗?可这个项羽怎么如此现代化啊,就连说话的语气都跟街边的流氓那么相似!

“好久没见啊,没想到刘少爷居然还有兴致来赌上两把,不过……你确定你还有钱赌吗?”见到刘芒的到来,门外一名负责望风的小弟耻笑说道。

他过去没少收刘芒的小费,可刘家破产这个消息早已经街知巷闻了,所以他根本不会奢望这个落魄的富二代会再给自己小费,于是便冷言嘲讽了起来。

对于这种冷嘲热讽的话,刘芒这几天早已经习惯了,虽然心里还有些恼火,但他明白自己此时根本不能跟这帮家伙斗,因为这样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。

刘芒充耳不闻一般的绕过这名小弟,刚推开紧闭的地下室大门,迎面便看到黑压压的几堆人群,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二手烟,震耳欲聋的噪音四袭而来,这就是地下赌场一贯的风景。

刘芒过去没少来这种地方,但他一般都会在负二层的贵宾室里赌,因为那里不但装修豪华,而且没有负一层那么混乱,就连下注所规定的筹码,都要比第一层丰厚不少。

“走吧,咱们去玩色子吧,只有那玩意可以接受一千以下的筹码!”刘芒一边无奈的朝项羽叹息着,一边向民工较多的人群挤去。

好不容易挤到赌桌跟前,刘芒紧张的问道:“现在怎么做?我要怎么样才能将自己重瞳的力量运用起来?”

项羽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,说道:“你先试试闭上你的右眼,然后用左眼集中精神盯着那个色盅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就能透视到色盅里面的点数了!”

刘芒按照项羽说的去做,他将自己的右眼紧闭起来以后,左眼一眨不眨的盯着色盅,就连周边吵闹的声音似乎都在瞬间消失了一样,高度的精神集中,让他的左眼很快就有些疲惫了起来。

蓦然……

就在刘芒经受不住这左眼传来的疼痛时,正准备眨眼的他,眼前忽然感到一阵模糊,然后在这模糊的景象中,依稀不清的出现几颗熟悉的物体,而这物体无疑就是那色盅里面的色子。

“三六六点,大?”

虽然画面很模糊,但刘芒还是看出了这色子的点数,得到这惊喜的消息,刘芒顾不及喜悦,立即从兜里掏出一百块,然后直接压在了‘大’的上面。

“好啦,要买的快下注啦,买定离手啊……”

随着荷官一声叫唤,还没等他掀开色盅,躲在古玉里的项羽便轻笑的说道:“小子,看来你还是嫩了一点,这把你输了!”

刘芒还不明白项羽为什么要这样说,但是当荷官将色盅掀开以后,出现的一幕却让刘芒立即瞪大了眼睛。

“一二二点,小啊!”

荷官掀开色盅后,看了一眼桌面上的三枚色子,立即放开喉咙的喊了起来。

“我靠,这明明是三六六点大,怎么会变成……”

刘芒有半响的失神,只不过还没将惊讶的话语说完,心里立即就清晰了起来:“尼玛,这色子里面有机关?”

项羽戏虐的笑道:“你才知道啊?不然你真以为自己那么倒霉,每回来这里赌钱,十次有九次都是输的,难得赢一次,都还不够你在这里给的小费呢!”

刘芒的脸色有些难看了,他现在回忆起来,真觉得自己很像个傻逼,虽然每一次来这里都有无数的人奉承,但细想之下,他又何尝在这里赚过一分钱呢?

“那现在怎么办?这安装了机关的色子,就算我能看穿里面的点数,他一样能改变点数的大小啊!”

项羽笑道:“你看见他手上戴的那枚戒指了吗?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那枚戒指应该就是这几颗色子的遥控器,你待会看清点数以后,等他即将封盘的时候再下注,如果这期间他碰过那枚戒指,那你就把钱压在相反的地方,这样就算他再怎么出千,我们也一样能稳赚不赔!”

首页